导航: 课外百科 >> 生命探索 >> 智力奥秘 >> 内容

数独:让我们重返脑筋激荡的年代
 

这是世界上最难的数独,你能解开吗?

答案

9 8 1 6 4 7 3 5 2
3 5 7 1 2 9 8 6 4
4 6 2 3 5 8 1 7 9
6 7 8 4 9 1 5 2 3
5 1 4 2 3 6 9 8 7
2 9 3 7 8 5 4 1 6
8 4 6 5 7 3 2 9 1
7 3 5 9 1 2 6 4 8
1 2 9 8 6 4 7 3 5

游戏规则:在剩下的格子里填上1到9,使每个数字在每行、每列、每个九宫格里都只出现1次。破解方法不外乎按照已有数字的提示,逐步排除假定,每天都有无数人为了这个看似简单的智力训练耗费脑细胞。

“2007年民间最流行的自娱自乐绝对是数独。”22岁的赵智即将大学毕业,他坐在宿舍的床板上说,“在大三没有高等数学课程之后,我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网络游戏我也泡过一年,麻将、扑克也沉迷过,可都太占用时间了,现在看来并不好玩了,并不能真正填补我那种缺少大脑运转的真空感,直到2006年暑假我玩起了数独游戏。”

数独的中国流行确实非常突然,在英国《泰晤士报》2004年刊登第一个数独益智游戏的18个月后,国内的《信息时报》就连载起了数独题目,那些玩了近10年《南方周末》版本“小强填字”的人们,突然发现数独要比传统意义上的填字更简便,也更考验智商。

赵智对此也有自己的看法:“不管是英文填字,还是中文填字,我觉得更考验的是词汇量,智力思维难度还不够强烈,而数独就是数字推理题,本质上跟电脑中的扫雷一样,极端考验我的大脑。”

昨天的天才在今天却是傻瓜,这是社会心理学家卡米·斯库勒在研究心理学弗林效应时所做结论的副产品,也就是让上世纪20年代IQ数值居前10%的人,穿梭时光参与80年后的智力测验,20年代的智商数值只能排在当代人50%的大多数人之后。

史蒂文·约翰逊那本《坏事变好事:大众文化让我们变得更聪明》,很多观点早已赢得了学术界和民间的一致认可。尤其对于那些笃信电子游戏无用论的家长,史蒂文·约翰逊评估计算出媒介活动提高智商的理论,深深颠覆了以往对电子游戏的很多非议。在史蒂文·约翰逊看来,电视、游戏、互联网和电影,构成了媒介与大众文化对全体人类智商提高的科学力,在过去46年内美国人的智商提高了13.8%。

尤其是互联网的出现,让知识获取变得容易且廉价,人人都成了活Google。信仰科技改变文明生活不再是空谈,可面对这种科技进步带来的智力提升,为什么却突然很多人迷恋起了数独这类传统益智项目呢?难道是那些数独迷嫌史蒂文·约翰逊那套媒介和大众文化促进智商的理论效率太慢,数独迷期望给自己开小灶,以让自己更聪明吗?

如果我们仔细研读史蒂文·约翰逊那本《坏事变好事》就会发现,真正最有效的智力提升来自于使用推理的独立逻辑思想,那些80年代出生的孩子可以不看说明书就拆封使用一件电器,而他的父母却肯定先把说明书看明白再说。

悬疑电影激发了人们的发散性思维,电子游戏则直接提升了视觉识别的推理能力,在互联网上巧妙地掩盖真实身份,刻画出一个虚拟身份,并以这个杜撰出来的身份与别人进行交流本身就充满了假设思维。每当有更小巧的数字计算工具出现,总有工程师在饭桌上将此问题讨论引到考生上,为什么不让考生使用这些电子工具呢,如果按照科学技术促进人类文明的宏观理论,使用电子工具的外脑辅助是可行的,尤其是在一些纯粹数字运算上。

与这个问题对应的事情来自美国佐治亚州的高中,学生们可以在考地理、历史等科目时候使用Google搜索信息,这无疑与传统考试记忆思路背道而驰,而设计考试的老师的解答很具借鉴意义:“不要指望学生依靠这点书本知识去参加智力竞赛拿奖金,离开学校没多久他们就记不得这些地理、历史信息了,学生们需要的仅仅是何时何地查询到需要的信息。在如今这个信息泛滥的时代,能准确便捷找到答案才是高效率的成功。”

如此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数独会突然流行,魔方和华容道在80年代带来的全民脑筋激荡又回来了。

在数独和填字游戏之外,另一个迎合脑筋激荡风潮的势力来自任天堂。这家在20世纪70年代以前一直生产纸牌益智娱乐的日本公司,始终没有背离益智传统,不论FC游戏机时代的《推箱子》,还是Gameboy时代的《瓦利奥制造》。

而其2006年的益智游戏《脑白金》居然打出了补脑抗衰老的招牌,将数独、七巧板、记忆拼图整合到一个游戏内,赢得了很多非传统游戏玩家的偏爱。全球1000万以上的老年人和家庭妇女成了《脑白金》的忠实玩家。很多人将此游戏视作任天堂公司战略性的商业成就,可以与20年前的《超级玛丽》相媲美。其实在这款将大量纸面益智游戏电子化的《脑白金》背后,隐藏着一位叫川岛隆太(Ryuta Kawashima)的大学教授,正是他撰写的一本名为《脑力训练》的学术作品激发了任天堂社长岩田聪的关注。

当时岩田聪下令每个任天堂的游戏开发小组都要根据这本书搞出一部游戏,限期90天。大脑中的前额叶皮质区成为游戏设计的锻炼重点,甚至任天堂的生物学顾问根据游戏难度计算,让测试者躺在核磁共振仪器上,以测量出相应的前额叶皮质区血液流量图。而在医学上前额叶皮质区的收缩运动,恰恰又可以预防老年痴呆。

姜长英编著的《科学思维锻炼与消遣》再次在网络上流传,不仅因为这本书是历史上首次文字记载了《华容道》规则,更是这本书最早将脑筋激荡式的消遣文化与科学的思维锻炼论证到了一起。最现实的例子在英国兰开夏郡,那里有位叫琳妮·哈格里夫斯的知识竞赛女王,她在过去18年中参加各式各样的智力竞赛活动,总共赢取了2756次冠军,光奖金就拿了100万英镑。

之所以琳妮会成为职业智力竞赛选手,是因为她27岁时候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不得不辞职回家休养,按照这位知识竞赛女王的说法:“我无法像其他女孩一样出去跳舞聚会,为了让大脑工作,我开始猜谜题。”

数独能够全面开发你的逻辑思维能力
数独能够全面开发你的逻辑思维能力

数独凭什么流行全球

9个3×3排列的格子叫九宫格,9个3×3排列的九宫格呢?高手在其中填上几个数字就能让它成为一道数独题目。接下来你要做的是,在剩下的格子里填上1到9,使每个数字在每行、每列、每个九宫格里都只出现1次。

破解方法不外乎按照已有数字的提示,逐步排除假定,每天都有无数人为了这个看似简单的智力训练耗费脑细胞。

数独在日本已经流行了20多年,这个名字是日本人治真起的手笔,意思是“单独的数字”,英文里的数独“Sudoku”照搬了日语发音。治真起(Mckee Kaji)把美国杂志上的数字拼图改良,将已有数字简化到少于32个,又按照日本人的审美习惯规定这些数字必须对称分布以组成图案。

治真起自创的杂志《数独通信》本来一年只出2本,因为太受欢迎在1984年改成了季刊,他以此为基础成立了Nikoli公司。其实Nikoli只有20来人,杂志上的题目一多半来自爱好者投稿,小学生、家庭主妇和上班族构成了庞大的“粉丝”群体,数独高手在杂志上有专栏,还能出书、接受媒体采访。有人统计过,日本各类数独杂志发行量超过60万份,算上传阅,数独爱好者起码有100万人。

可惜日本人只顾埋头解题,竟忘了申请专利。1997年,偶然到日本旅行的韦恩·古德偶然看到了杂志上的数独题目,这个老字谜爱好者立刻迷上了新游戏。当时古德刚从香港地区高等法院退休,正学电脑打发无聊时光,于是他开始尝试编写一个电脑程序来设计数独。

退休法官最终做出了史上第一个数独软件Pappocom,它能生成不同难易程度的题目,还具备提示功能。古德在自己办的Sudoku网站上提供免费的28天试用版,正式版售价14.95美元,这开启了数独在全球范围内的传染式流行。

2004年,古德说服了《泰晤士报》在副刊上刊登数独题目,条件是免费提供自己的软件。结果居然大受欢迎,两周内就打破了报纸的零售纪录,于是《每日电讯》、《卫报》、《独立报》纷纷跟进。

到2005年,纵横字谜大本营《纽约时报》也登出了数独,现在全球60个国家的350多家报纸上都有“每日数独”。去年《今日美国》评出的150部最佳畅销书中有7部是关于数独的,古德的处女作《数独》一度冲上过亚马逊排行榜前3位。

数独软件的出现进一步扩大了受众群,人们可以下载软件在电脑屏幕上磨练技艺,不用等待更新连载也不必买书,点一下鼠标就能开启新游戏。除了电脑,数独游戏还出现在手机和其他手持终端上,专门的掌上数独游戏机彻底解决了玩家反复擦写笔迹的烦恼。

数独凭什么流行全球?简单到只要认识数字,手头有纸和笔就能完成,这大概是门槛最低的智力锻炼。许多人和韦恩·古德一样原本是字谜爱好者,后来才发现了排列数字的独特乐趣,“只要把数字调换一下就是一道新题目”。

古德每天收到数百封电子邮件:“经常有人告诉我他们玩数独玩得坐过了站。”数独的本质是逻辑推理,还有些人相信它能提升智力,英国《教师》杂志建议把数独列入课程,已经有学校把数独当成家庭作业布置下去。

迎合庞大的数独爱好者,2006年意大利举行了首届世界数独大赛,此前最早刊登数独的《泰晤士报》、瑞士和法国的字谜协会都举办过数独比赛,获奖者中既有哈佛博士、Google工程师,也有家庭主妇,可见数独并不只让聪明人变得更聪明。

与国外相比,数独在中国只能说是刚刚起步。2005年《羊城晚报》等几家南方媒体介绍了数独,2006年开始有报纸每天刊登数独题目。在《法制晚报》副刊编辑邹娅印象里,过去一年刊登数独的都市报迅速增加,“而且都有短信抽奖,我们刚开始登数独时根本没有抽奖”。

给邹娅提供数独题目的设计者朴志会觉得中国玩数独的人还没找到组织,报纸上刊登的题目大部分来自国外题库,“很少有人设计数独题目,我的主业也是设计字谜”。今年3月底,《北京晚报》智力休闲俱乐部从3000个报名者中选出了6位选手组队参加第2届世界数独大赛,参赛国家增加到了32个,选手超过140人,是第1届比赛的2倍。中国选手在个人赛中没有取得名次,团体赛也只得垫底。

除了报纸,市面上销售的数独书籍是他们的主要参考,其中有些照搬国外软件题库,还有些甚至错误百出。“我就看到过书里题目答案不唯一,这根本就不能称为数独题。”朴志会说。

并非只有中国盛行电脑题库,现在数独迷争论的问题是,究竟该选择电脑设计还是人工作品?数独软件已经能提供20万道题,在数量和效率上远远超过人工,而且确保每道题只有一个答案。

治真起则在博客上声明,数独的第一原则就是手工创作,“只有这样才能让读者更深切地感受到不同创作者的个性,用软件制作数独是思考的堕落”。直到2006年12月Nikoli才建立了网站,而此时互联网上已经遍布在线数独游戏。Nikoli的特色是不断开发新种类数独,每年会有15到20个游戏类型因为受欢迎被保留下来,比如对角线、双拼和锯齿数独等等。

“起码有250种类型的数独游戏只能在日本看到。”这是治真起的自信。而在技术派看来,只要设计者稍稍改进程序,数独软件同样能生成新游戏。

 


 
 
 
 上一篇 科学家发现食指长文科好无名指长数学好
 下一篇: 两岁智商高达152 天才女童赶上爱因斯坦(图)

数独:让我们重

我们一起穿梭头

女科学家发现爱